当前位置: 首页电影资讯

光明时评:童星培训套路重重,虚假市场需降温

来源:久播电影网

作者:马青

克日媒体视察发现,一些家长为了实现孩子的“演艺梦想”,一步步掉进了儿童才艺培训机构和演艺经纪机构联手设置的高价陷阱,上了当却投诉无门许多家长有这样的遭遇:培训机构先给出低价课程,让家长花点小钱获得超出预期的收获,发生信托感、放松小心,再抛出更大的舞台、更多的演出时机、更高阶的培训妄想,让家长心甘情愿支付高昂的培训费。一旦家长们付了钱,所谓演出时机、播出镜头也就成了一个泡沫幻影。

从旁观者的角度看,这是一个典型的钓鱼套路,先放饵、再收杆,许多网络诈骗都有类似情节。套路云云显着,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义无返顾地栽进坑里?是由于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态太急切?照旧童星培训的陷阱被“猎人”们伪装得更精巧?又或许是羁系实力太单薄?生怕,这三个缘故原由兼而有之。

所谓童星培训,原来应该是指针对孩子的艺术培训。许多家庭为了给孩子更好的教育,便选择送孩子上种种兴趣班,学习绘画、舞蹈、书法等,当孩子在这些方面体现出特此外兴趣或专长时,家长们便难免希望这些才艺可以成为酿成孩子生长路上的“加分项”。更有一部门家长,盼愿在孩子身上直接掘客“童星”“童模”的利益价值,于是,艺术培训便分出一条“童星培训”的路子。

有数据显示,现在我国2-12岁加入种种艺术培训的少年儿童每年凌驾1亿人次。2016年,童星培训市场规模就已经凌驾了400亿元,预计到2023年,这个市场将到达1161亿元。这组数据的背后,尚有另一组数据,顶级童星的进场费高达百万,通俗的童星,进场费按名气巨细几万到几千不等。而为童装照相的童模,一个月收入两三万元,红一些的一年可以挣一套房。当初被人发现在拍摄现场踹孩子的妞妞妈妈,就是一个让孩子做童模演出已经有些走火入魔的母亲。而在浙江湖州织里,这样的童模尚有上千人,他们在怙恃或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向导下,以童星为梦想,以挣钱为直接目的。

两组数据交织在一起,就组成了一片赤裸裸的欲望之海,云云,不难明确“童星培训”为什么云云火热又杂乱了。无论是哪一个演艺市场,资源都意味着权力,时机就即是利益,以是,所谓“高价培训”,昂贵的不是“培训”,而是成名的时机。那些“高价培训”无不是以“演出、出镜”为诱饵,而高价学费的“最终归宿”,也就进了培训机构、经纪公司、影视制作公司、视频播出平台等的口袋。

虽然,市场中并非没有正规的培训机构和经纪公司,但在欠缺羁系的市场中,难免会泥沙俱下、良莠不齐,甚至导致劣币驱逐良币。有些节目外包公司,果真在没有办学允许证的情形下,以才艺培训为名招生;有些犯罪分子,把邪恶的眼光盯在了孩子身上,以招聘童星为名猥亵儿童。好比,2018年被判处11年有期徒刑的蒋成飞,就是虚构身份,谎称招聘童星,猥亵儿童达31人。因此,教育机构、市场羁系部门在面临以儿童为工具的培训市场时,要自动出击,规范行为,问题单元实验重点监视,既不行放任自流,也不能一棍子打死。

孩子需要的是艺术教育、兴趣专长,而不是过早的名利场。在如火如荼的造星历程中,有人觥筹交织、有人盆满钵满,但能否有人问过那些孩子,这样的方式他们真的喜欢吗?

返回顶部